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蒙恩见证
当前位置:首页 > 见证 > 蒙恩见证

一位姊妹病危时的呼求与感恩。

时间:2017-07-24 07:31:37   作者:大漠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阅读:27   评论:0
内容摘要:   三月二十二日,也就是昨天。沈阳圣光教会的刘姊妹,很高兴地乘坐公交车来到一家中医院,与在这里住院的高姊妹会合。两人都很高兴,因为,今天是高姊妹病愈出院的日子。刘姊妹陪同高姊妹办理完出院手续,已是下午两点多了。两人乘坐290路车往回返。到了环保局车站,刘姊妹下车,准......

  三月二十二日,也就是昨天。沈阳圣光教会的刘姊妹,很高兴地乘坐公交车来到一家中医院,与在这里住院的高姊妹会合。两人都很高兴,因为,今天是高姊妹病愈出院的日子。刘姊妹陪同高姊妹办理完出院手续,已是下午两点多了。两人乘坐290路车往回返。到了环保局车站,刘姊妹下车,准备再乘坐151路车才能回家。谁知,这趟车左等右等就是不来。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

  古人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等车的时候,刘姊妹突然感到自己的肚子疼。按理,在这三伏天肚子疼应是正常的,因为,在饮食上稍有不慎,肠胃就可能发生病患。所以,刘姊妹没有过多在意。但是,疼痛却越来越是加重。她以为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得了肠炎之类的病。想到这,她赶紧寻找附件的公厕。说来也巧,刚好她看见一个公厕,但进去后什么也没便出来什么。此刻,肚子还是疼,疼的她以为自己要死了。这个想法一闪,她赶紧打开公厕的门,怕自己死了别人不知道。在她疼痛稍缓的时候,她走出了公厕,她见115路车还是没来,便索性赶到另一个车站,就是直接可以通往家楼下的132路车站。就在这个时候,肚子的疼痛不仅没有缓解,而是愈加剧烈。

  刘姊妹平时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身子很瘦弱的姊妹,走路也不像常人那样矫健有力的,总是一副蹒跚踟蹰的样子。肚子一疼,尤其是这种剧烈的疼痛,更是叫她无法自己。她开始一只手捂住肚子,一只手扶住站牌下的铁柱子,以自己的定力尽量去稳住自己。疼的她满身满脸的汗珠,一个劲地往下滴答。但是,不一会儿,她便失去了自己的定力,围住铁柱绕圈。这样持续不到半个小时,车终于来了,而且,车里乘客又少,宽松的环境,让她的疼痛稍微有了释放的余地。

  到家了,这让她的心平稳了许多。于是,她躺倒在床上歇息。但是,肚子还是疼,而且疼的比先前还剧烈。她始终认为自己是得了肠炎,又忍痛走进厕所。但结果依旧,可是疼痛不减,疼的她浑身打颤。当她从厕所出来再次躺到床上时,疼的她在床上不停地打滚挣扎着。

  就在这个时候,她才感到自己的病的严重性。但她第一个想到的是,第二天是安息日,不能到教会去礼拜了。因为,她是这个教会的侍奉人员,一般情况下是不应该缺席的。刘姊妹归主二十多年了,在教会侍奉也有七年多的时间了。虽然对主的信仰不是十分好,但却是发自内心深处的信。她相信因信称义,相信得蒙救赎,相信三位一体,相信罪得赦免,相信主的死而复活,相信《圣经》是神的默示,是人类最伟大的真理。虽然文化水平低,但就像教会很多姊妹一样,淳朴厚道,懂得一点真理就信一点,日积月累,也懂得很多主的真理。尤其教会聚会,没有特殊的事情,基本是风雨不误。在教会,刘姊妹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更不抢风头,争地位,一切听从牧者的引领。这个圣光教会的牧者,是东北神学院有着二十多年教牧经验的资深牧师王晶莉,在省内也是一位很知名的牧师。

  刘姊妹一想到不能到教会聚会,马上给教会的幺姊妹打电话,让她替她向牧师请假。这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幺姊妹接到电话,听了刘姊妹对病情的述说,尤其听了刘姊妹手脚冰凉,尿血,在电话另一边急的对刘姊妹说,她要马上赶过来带刘姊妹去医院。刘姊妹虽然不住口地谢绝,但最后幺姊妹还是立刻驱车赶到了刘姊妹的家。

  约翰福音记载,在耶稣与众门徒在最后的晚餐后,赐予他的门徒一条新的命令,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

  弟兄姊妹之间的彼此相爱,应该说是基督徒身上一个显著的标记。刘姊妹所委身的圣光教会,是由查经斑逐渐发展起来的。教堂不大,地理位置又比较偏僻,委身这个教会的基督徒也不是很多,经常聚会的信徒也就一百多人,但基督徒身上的这个标记却是异常鲜明的。发生在刘姊妹身上的这件事,便可见一斑。

  幺姊妹到了刘姊妹家,看见刘姊妹已经疼的身子左右摇摆,头发散乱,面色蜡黄,赶紧把刘姊妹拖进车里,开往距离刘姊妹家最近的沈阳第一医院。刘姊妹下车时,已经处在瘫软无力,疼痛难忍的境况。这一刻,刘姊妹已经被疼痛折磨的大脑空白,意识混乱,从她嘴里发出的声音,只有一句:“上帝呀,快救救我吧!”就这么一句话,开始病痛时,是心里默喊,病痛加重时是轻声喊,现在是大声地喊。

  “上帝呀,快救救我吧!”这句话,是基督徒遇到患难时,都在心里呼喊过的话。对基督徒来说,话是平常之话。但在非基督徒眼里,显得很怪异,会投来鄙夷的目光。把这句话大声地呼喊出来,又是在医院复杂的人群中,不仅是怪异,简直就是精神失常的一种表现。

  幺姊妹虽然瞅上去比刘姊妹身高体壮,但要把刘姊妹带到医生面前也是非常吃力和困难的。于是,她也是急中生智,赶忙要了一副担架。凭幺姊妹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把刘姊妹抬上担架。刘姊妹的呼喊声,不但没有让旁边一些非基督徒觉得怪异,反而有两个陌生男子,主动上前帮助幺姊妹把刘姊妹抬上了担架。

  经过医生检查,刘姊妹的血压低的极低,高的极高,是50-130。最后确诊为肾积液,就是肾结石。

  与此同时,就在幺姊妹准备带刘姊妹去医院期间,幺姊妹用手机向圣光教会微信群发了信息。微信群的弟兄姊妹,马上都为刘姊妹向所信的主耶稣祷告,祈求主的医治。有的姊妹干脆打来电话,要立刻赶过来。正在给人讲道的孙宝珠姊妹和远在大连的李盈姊妹,都是对医学较为精通的信徒,在电话里急切地催促让刘姊妹赶紧去医院。在检查期间,一位叫辛鲜的姊妹已经打车赶了过来。这里的幺姊妹和辛鲜姊妹与刘姊妹都是同工,都是教会侍奉人员。幺姊妹是管财务的,辛鲜姊妹是音乐班老师,也自修过神学,而且也在教会负责临时讲道。现在她的母亲病了,暂时在家照顾母亲。

  文章接近尾声,读者一定会问,刘姊妹的丈夫呢?

  刘姊妹的丈夫这期间正在班上,他所在公司是该教会侍奉人员刘奕姊妹和她丈夫创办的。简单说,刘姊妹的丈夫是在给这个刘奕姊妹打工。这时候,刘姊妹的丈夫见天黑了,正要睡觉。还没等躺下就接到了刘奕姊妹的电话,告诉他他的妻子病了。并告诉他,让他给妻子去个电话,不行的话,就赶紧回家照顾妻子,她再想办法安排别人替一天。放下电话后,刘姊妹的丈夫给妻子去了电话。这时候的刘姊妹正在医院做检查,告诉丈夫放心,这里有幺姊妹和辛鲜姊妹照顾呢。刘姊妹丈夫的心才安稳地放了下来。因为,刘姊妹的丈夫也是基督徒,而且也委身在这个教会,只不过不是侍奉人员,对教会里的人都是比较了解熟悉的。

  阴间的绳索缠绕我,

  死亡的网罗临到我。

  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

  向我的神呼求。

  他从殿中听了我的声音。

  我的呼求入了他的耳中。(诗18:4-6)

  这是大卫以强烈的感恩之心,咏咏出的诗句。刘姊妹所经历的虽然与大卫不同,但是其情境却是相通的。一个人在病危中,就是在被阴间的绳索缠绕的时候,更是死亡的网罗笼罩的时候。在这一时分,基督徒只有呼求神的保守和救拔。这是唯一的,也是基督徒最为盼望的。

  对此,刘姊妹特别感恩。

  感恩神的救拔,让她终于摆脱了疾病的缠绕,挣脱了死亡的网罗。

  感恩教会的姊妹能够为她向神求告。

  感恩幺姊妹和辛鲜姊妹的及时帮救,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这件事的整个经过大体如此。刘姊妹身体也恢复了正常,只待过几天进行正常治疗。能够从病危中转缓过来,真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巧合。但是,在神是没有什么偶然与巧合的。笔者不敢把此事视为神迹,因为神迹的奥秘不是我们所能测透的。但有两点可以见证:第一,基督徒身上的标记,从这件事中被确切地彰显出来了。那就是,彼此相爱!第二,通过这件事,让整个教会知道这件事的信徒提升了重塑生命的力度,对刘姊妹来说更是这样。因为,她病情好转时,告诉丈夫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以后真应该好好信主。

  最后要告诉读者的是,写作此文的作者大漠,就是事件中病危的刘姊妹的丈夫。

  


Copyright © 基督教音乐网站 2004-2017 
让赞美从四处响起! - 基督教音乐网站 - 基督教歌曲耶稣歌曲歌谱赞美诗歌免费试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