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蒙恩见证
当前位置:首页 > 见证 > 蒙恩见证

一个弟兄的蒙恩见证

时间:2017-08-15 08:02:42   作者:张果   来源:原创投稿旷野呼声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叫张果。感谢神和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大爱,救我脱离罪恶,向我显现,带领我认识他,亲近他,感谢他使我知道自己在地上生命的意义。我与神之间的经历足以让我回味,但我知道神在我生命中有更美好的计划,他必带领我进入他的命定。感谢主的恩典和大爱,下面我将自己生命的经......

  我叫张果。感谢神和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大爱,救我脱离罪恶,向我显现,带领我认识他,亲近他,感谢他使我知道自己在地上生命的意义。我与神之间的经历足以让我回味,但我知道神在我生命中有更美好的计划,他必带领我进入他的命定。感谢主的恩典和大爱,下面我将自己生命的经历分享出来,深愿能对主内的众弟兄姊妹和在迷途中的人有所帮助。

  我从信主前、信主后、信靠主三个阶段来分享自己生命的经历。

  一、信主前

  我生在农村,从小在农村的环境长大,正如中国普普通通的农村孩子一样。记事起,我就知道母亲信耶稣,但父亲不信。过年过节,父亲会带我上祖坟烧纸,去庙里跪拜神像。也许因为是男孩子吧,跟父亲觉得更亲近,所以父亲做这些事情时候总会叫上我,我也乐意去。跪拜的时候我总是很小心,很认真。在庙里跪拜,我甚至不敢看那些神像的面孔,因为我觉得让人畏惧。正如经上说:从前你们不认识神的时候,是给那些本来不是神的作奴仆。

  就这样,直到我上了初中,学习历史和生物,才知道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神,以前拜的实在荒唐。我也知道人最早的祖先是猿猴。追朔到更早,就是远古地球上的无生命物质在古时的复杂环境下偶然形成了有生命的物质,这些生命物质从无细胞到单细胞,到海洋生物、陆地无脊椎生物,逐渐演化成有脊椎的我们的远古祖先猿。虽然老师讲说:无生命物质要转变为生命物质,这是一个假设,因为没有人知道远古时候地球上的环境,所以也没有办法进行相关模拟,但是这总算对人类的来源有了一个说法。上学时候我的生物成绩总是优秀的,不过这个唯物论的思想在我的大脑里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

  二、信主后

  被主拣选

  2001年夏,我初中快毕业的时候,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一个星期放学回家,刚到村头,在井上挑水的母亲看见我就泪眼长流:果,咱家出大事了。我心里一惊:什么大事?母亲说:你爹检查出来说是得癌症了。我当时就懵了。

  回到家里我才知道:因为天旱,父亲拉水浇地,需要经过一小段坡路。因为多次经过,洒出的水湿了路面,有些滑。上周在拉水上那段坡路时,因为路上洒水光滑,车翻碰住了他的左腰,当时他没有在意。这星期左肾肿大疼痛,才去拍片。医生说:看不清是肾肿还是肾上长了新东西,从前看像在后面,从后看像在前面,可能是囊肿,要求立即住院手术,摘除左肾。更严重的是医生说可能存在转移,不能确定右肾有没有问题,如果手术时发现右肾有转移就更麻烦。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父亲躺在床上,从外面可以明显看到肿起来的大包有小拳头那么大。父亲说:我走了没事,可是你们还小,你们还要上学。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说:会好的。但我放下书包,就转身走出了屋子,因为我无法不让自己眼泪流出来。

  家里很穷,当时拿不出做手术需要的一万多元手术费,而且我们认识一位医术高明的老医生,有些亲戚关系。他说这种情况保守治疗要比手术好,因为如果真是恶性,手术扩散会更快,保守治疗还有希望。

  就这样,保守治疗了一个多月,情况却并没好转。到我初中毕业时,父亲已经无法下床了,而且每顿饭只能喝半碗面汤,不能吃硬饭,甚至面条都不能吃。邻村有基督教会,教会有个信耶稣的姊妹听说我父亲病倒在床上,就每天早上很早到我家为父亲祷告。她说圣灵感动她要她来祷告。就这样连着一星期她总是每天起早先为我的父亲祷告完,再去干活。

  当时家里种有桃树,暑假正是桃子熟的时候。父亲病了,晚上只好我一个人在地里看桃子,以防被偷。这天晚上,我想到了我母亲所信的那位神。我一个人躺在桃树地里的床上,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流着泪说:主呀,求你救救我爹,除了你我们还能靠谁呢。旁边地里猫头鹰的叫声如我心般凄厉。

  就这样,过了一周左右。一天早上,父亲说:“真怪,刚才做了个奇怪的梦”。

  我母亲问:“什么梦?”

  父亲说:“梦到有两个人,穿着白色的大褂,从天上飞下来到我床前,其中一个摸着我的手臂给我号脉看病。看完病后对旁边站着的说:“他这没事儿”。说完两人直着飞到村子中间的空中,停下往西方看了一下,就飞走不见了。接着就醒了。”

  母亲说:那是耶稣派使者来给你看病了,刚有两个教会的姊妹给你祷告了才刚走。

  神奇的是那天早上父亲就有了食欲,一周多来第一次吃了半个馒头。也就是从那天起父亲的身体一天好一天,不到一个月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清楚记得上高中的第一天,父亲对我说:我不能送你,你自己去吧,到那里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你姑父(因为我姑家住在高中学校的附近)。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虽然没有人送,但是想到父亲好起来了,心里就充满坚定。

  过了一个月回家,听母亲说:她不放心,让父亲去拍了片子,还是那个医生。医生说:“他的肾很好嘛,表面很光滑,没有一点问题。你们这也真是个奇迹。”就这样,医生让立即住院手术的父亲,没有手术完全恢复了健康。

  从此我知道我有一位神,就是我母亲所信的那位主。也就是从此,我和我的家人不再上坟烧纸,不再进庙烧香了,因为我们要信耶稣。我们里面深知这件事中神做了多大的工。正如经上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

  懵懂的孩子

  在高中,我的一切都改变了。初中之前,我的成绩一直平平,我是留了一级才考上县三高的。从高中开始,我发现了一件奇妙的事,就是每次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都做梦,总是梦到美丽的天象:星星、月亮、太阳,或是湛蓝的天空。当我梦到这天象,我接下来的考试就会考的非常好。就这样,高中时候我每次考试成绩都在班级第一、二名跳动,那美丽的天象就是我优秀成绩的前兆。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一次物理考试,老师出的题太难了,我觉得实在是考砸了。但是我想到考前一天晚上我又梦到了星星,我就有点底气。等到结果下来,我发现我又是第二名。这次考了八十多分,而班上其他同学的成绩更是少的可怜,及格的都没有几个。

  就这样,高中时候,我学习不需要努力,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考出好成绩。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那时候,我真的是每天都盼望做这样的美梦。不过不早不晚,这梦总是考试前一两天晚上才会做,很准时,总不迟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是主何等大的慈爱和恩典,只是那时候,除了知道这件事如此美好就一无所知。

  也就是在高中,离家远了,无人看管,使我染了很多恶习。我的学习成绩又好,总是不需要努力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考出好成绩,所以我总是有很多空闲时间。下午课外活动时候,我吃过饭就去打篮球。就这样时间久了,慢慢我的胃开始疼起来。直到有一天我觉得无法忍受了,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中度胃下垂,下垂8cm。医生写着检查报告,说:胃下垂怎么这么严重,要赶紧治疗,不然成为重度就不好治了。医生的话让我恐惧,但我吃了医生开的药并不见效,于是我停止了吃药。为了减轻痛苦,我要每天早晨起床时躺在床上,把皮带勒紧,然后才能下床,开始一天的生活。以免胃下垂下来,引起痛苦。

  这一勒就是十多年,天天如此。

  骄傲的萌生

  这极重的疾病没有抹去我对梦想的渴望与追求,也没有唤起我对自己罪恶的察觉和悔悟,却更激发了我内心的力量和自信。为了能使疾病得医治,我开始研究《黄帝内经》;为了知道我前面的路,我开始学习《周易》。因为我学习好,有太多的空余时间,所以这些书我都仔细研究,做笔记。但不如所愿,没有一样能帮上我的忙。

  那时候因为身体不舒服,学习又好,我不愿意跟同学交流。因为我发现他们的思想怎么全像个孩子,说的话也都那么无聊。我觉得自己比他们聪明多了,跟他们没有共同语言。

  回想自己生病的日子和以后的生活,在2002年12月14日夜,我写了一首短诗:短草其可阻飞马?寒天更怒刺目花。梦高过天云不擦,一鸣惊动半天下。我想眼前的胃病不过像飞马脚下的短草,环境虽然寒冷,我却必定因着高考一鸣惊天下。

  神的计划

  伴着疾病的痛苦和我的盼望,2004年我以比二本线低一分的成绩被调剂到黄淮学院。整个高中,从第一次考试梦到天象到高考,也只有高考一次考试没有梦到天象。虽然如此,高考我的成绩仍然是全班第二。不过高考时候有一道很简单的题我却没有做出来,我明知道怎么做,但是考试时候就是做不出来。考试下来,我没有试卷,靠着记忆就把它做出来了,以至于学习不好的同学都笑我说:这你还想上本科吗。但对于我的成绩,自己总体还是满意的。

  录取后,我傻眼了,因为被调剂到的这个学校只有土木工程一个本科专业,我以为这是研究泥土和树木的,令我大失所望。因为是调剂,我别无选择。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就连这个题没有做出来也是主的恩典。因为若是做出来,我就不会去那个学校,不会学那个专业,也不会找到这样的工作了。大学毕业,我才知道自己的这个专业是最好找工作的专业。我所需用的,自己还不知道,主已经在多年前为我预备好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感恩不尽。

  自高必降卑

  进入大学,我没有兴奋、也没有激情。我看着校园的一座座高楼让我恐惧。因为这疾病已经使我身体非常虚弱。我觉得我不再有力量和自信来面对眼前的一切。

  看到同学们在操场打篮球,我只能心里独自苦闷。刚入校时我曾是大学阶段两个土木工程本科班级成绩第二名的,可是如今,我连学习的力量都没有,每天除了忧愁叹息我什么都不能做。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生活依然在罪中不知悔改,而且并不知道寻求认识神。只是每天晚上我都为自己的胃向天父祷告,因为不祷告,晚上就无法睡着。

  在那段痛苦的日子里,藉着神的带领,我得到了一本《圣经》,从此,每天晚上的读经祷告成为我最美妙的时刻。因为除此之外,我没有力量做我喜悦的事。每天晚上,也只有读经祷告后,我方可睡的踏实。

  就这样,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读完了这本《圣经》后,我才明白我信的有多好,有多真。我决心要跟从主的道路,直到他来。我也坚信我的前面还有美好的路,我信他必医治我的疾病,因为他爱我。

  虽然如此,总有罪缠绕我,不能摆脱。我曾无数次对神说:我必离弃一切的罪恶,照你所喜悦的去行。但是我今日说过明天就忘了,刚刚说过转身就又去行恶。我总叹息自己怎能如此无知。我不是知道罪所带来的尽是苦果吗,但我却不能控制自己所行的。就如保罗说:我想行的善行不出来,不想行的恶却偏要去行,我真是苦呀。但每次都是那恶者胜利了。为这罪的缘故,主曾用我肉耳能听到的声音三次叫我的名字。即便如此,我还是依旧软弱。

  就这样,伴着疾病的痛苦和对未来的憧憬毕业了。在这四年大学中,我觉得自己唯一学到的东西就是把《圣经》看了一遍。我曾一次次在主面前立志,我要离弃一切的罪恶,过他喜悦的生活,可是四年过来,我发现我根本做不到。

  因为疾病的痛苦我无力学习,以至于毕业时,我觉得我什么也不会,我甚至不知道以后要干什么。

  我所能做的就是一遍又一遍的向主祷告,求他帮助我。

  感谢主,无论我有多么的卑微,多么的污秽,他依然爱我。他常垂听我的祷告,在我找工作的时候,他总是帮助我。

  虽然如此,我还是总因这疾病的缘故,常常无力工作。我想说的话说不出来,我想做的事没有力量去做。我的祈求似乎他都应允,唯独这疾病,却总不见好转。

  我苦苦祈求神,他不应允;呼求主,他不回答。

  毕业后的两年多里,我换了几个工作,都是做工程施工。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干这个工作了。因为我发现自己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甚至难以站立了。于是我想着找个不用跑,不用站的工作吧。就觉定做工程造价。

  我向主祷告说:求主赐我一个能有星期天,可以聚会的工作。感谢主,一天之中就同时有两个公司给我打电话说被聘用了,让我去报到。一个有星期天,工资低;一个没有星期天,而且工地在新疆,工资高。我却选择了后者。

  我从坐火车去新疆,到乌鲁木齐就开始感冒,工地在伊宁县伊宁镇,很大的工地。去了之后没有一天平安,感冒越来越严重,白天无法工作,晚上不能安睡。我觉得自己几乎走到了尽头。因为我的工资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妹妹还在上大学。我不能没有工作,但是我已经无法工作了。

  就在这绝望的时候,我想起了自己找工作前的祷告,我对主说:主啊,如果来这里不合你的心意,我明天就回去,求你带领我,帮助我。祷告完,一个星期以来第一次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我里面就有一个决定:我要回去。

  就这样,我重新坐上了回郑州的列车。

  神的爱不离不弃

  回到郑州,感冒还没有好,而且急需找份工作,因为我住的是旅社,买着吃,都要花钱的。

  神在我生命中做了那么多的工作,但是我的心对此却并不敏锐。只是在这无助的时候,我却不得不做两件事:祷告、找工作。

  感谢主的恩典,一周后去省人才市场找工作,逛遍了招聘摊位,只有一个建筑公司在招聘。我想投份简历,但又想那是国企,估计没有关系是很难进去的,走吧。可是走到门口,心里有力量又把我拉了回来。我心想,如果不投简历是不可能应聘上的,投了或许有行的可能性。当我把简历递上去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做对了。因为招聘的领导并没有拒绝,而且蛮有兴趣。就这样,没有面试,只是投递简历时候简单聊了几句,就被录用了。

  去报到时候,才从人才总监那里得知,之所以录用我,是因为公司的书记看我有一股灵气。我没有说什么,但我知道那灵气是怎么来的,我知道那灵是谁,乃是神的圣灵。感谢主的恩典,君王的心在他的手里也如笼沟的水随意流转,何况世人呢。

  病得医治

  终于不用再常在工地跑了,心里很是喜乐。在入职时候,公司体检查出左肾有0.2×0.5cm的结石。当时因为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又查出结石,加上胃也难受的很,所以就开始大包大包的吃中药(因为西医检查说没病,不用吃药)。

  工程预决算工作不像工程施工,星期天的时候可以请假去聚会了,从此这件事成为我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件事。虽然如此,从2011年初到2013年初这整整两年的时间里,药几乎没有停过。每周都要去挂号、看医生、开药。花了太多的时间,太多的钱。而且胃病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了。我想不明白这么高科技的时代,胃下垂都治不好吗。

  10多年来,我没有再检查过胃,因为它一直疼,我又知道这个病不太好治。为了确定现在胃下垂有多少,我又去做了检查。检查完毕,我问医生:现在下垂多少?医生说:没有下垂,你没有胃下垂。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疑惑的对医生说:我感觉肚子很难受呀,怎么会没有下垂呢?医生说:能让你难受的不只是胃下垂。

  感谢主,我当时那个高兴呀。虽然难受,我高兴!因为这样难治的病,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好了。在医生门外等检查报告,我就不听的转圈圈,感谢神,我喜乐的几乎蹦起来。

  为了确认这次检查没有问题,我又换了家医院做了一次钡餐透视,专门检查胃下垂。结果是一致的,胃很正常,没有胃下垂。

  感谢主的恩典,十多年,每天痛苦,每天祷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神已经医治了我。正如经上所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叩门就给你们开门。我们在地上的父尚且如此,何况我们在天上的父呢。

  忧伤痛悔的心,主必不轻看

  胃下垂虽然好了,但是身体仍然虚弱,而且消化极差,浑身乏力,身体沉重的像有千斤。这感觉实在让人难受,所以我还是需要不停的吃中药。

  很多空闲时候,我就自己在办公室里看信主病得医治的见证,因为这样的见证给我力量,使我继续前行。我总是一边看,一边流泪。主的爱就是这样激励我。只是身体的症状一点不见好转。一次,我萌发了锻炼身体的想法,因为我想这样的虚弱可能是坐的时间长了。但是这想法一出来,里面就有声音说:锻炼身体益处还少,唯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我想“益处还少”,那多少还是有点益处,就坚持锻炼了近一个星期,结果没变结实,反而更加虚弱了,甚至走路都觉得痛苦。

  因为西医说没病,不给开药,所以只能找中医。郑州的名中医我一个一个的找,吃了一年多的药,消化没有改善,反倒腰疼起来。这一切使我对医生也失去了信心。于是我自己开始研究中药,根据医生的配方,自己的症状,进行调配。中医讲究的阴阳平衡,所以我就开始研究各种药的凉、热、补、泻。就这样又吃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又到绝路了,因为没有办法再吃了。根据自己的症状,我觉得消化不好是因为脾虚太甚,湿气太重,加上身体太虚,应该补脾健胃。但是医生为了除湿开了太多的泻药,以至伤阴,直到现在腰也疼了。稍微吃点滋阴的药,湿气就大增,因为脾的运化已经无力。稍微吃点燥湿的药,腰就疼的厉害,头晕身软。但是两种药同吃,又没有效果。

  直到2013年初,得知胃下垂已经得了医治后没多久,我觉得生命又一次走到了尽头。我的身体如此虚弱,以至于站着、坐着,甚至躺着都会觉得无力支撑了。可是工作是那么忙,每样工作都要做。我想尽了办法,但是没有办法。我知道唯一的希望就是神能医治我。因为能找的医生我都找了,不是说没病,就是吃药不管用。

  又一次,我连做预算也没有力量了。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就向耶稣哭泣。因为病痛,我无法睡着。精神疲惫以致恍惚。接下来甚至连饭也吃不进去了,吃了就想吐,整天都不知道饿。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我是真的绝望了。我甚至想会不会是什么不好的病,医生没有检查出来。为此,我自己又去医院做了胃镜,结果发现只有轻微的浅表性胃炎,没有大问题。

  我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心:再在这里坚持一个星期。如果这一周内有转变就罢了,如果还是如此,我就辞职回家,躺家里。这身体,要怎样就怎样吧。主若是要接我走,就走吧,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这段时间,泪水成为我最好的安慰。晚上,躺在床上流泪,向主求问;白天,跪在办公室,向主哭诉。因为除了主耶稣,我别无依靠,没有谁能帮助我。我看人人都比自己强。他们可以做这,可以做那,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做。就连刚会走路的孩子,我都觉得他们那么好,他们可以笑,笑的灿烂,我连笑都不会笑。一个人即使什么都不能做,至少可以活着,自由的活着。可是我不是,我连吃饭都是件痛苦的事。

  就在这时,神奇妙的带领让我认识了一个重庆的姊妹。她知道了我的状况,对我说:你多用方言祷告呀。我听到“方言”两个字,立刻想到《圣经》中的话说:说方言是造就自己。同时,我又想到《圣经》中另一句话说:……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方言的吗?因为我不但自己不会说,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听人说过。

  感谢主,当我得知这个姊妹所在的教会大部分都会说方言,我甚感惊奇。于是在网上搜索“说方言”,就搜到了台湾牧师朱植森的讲道“操练四中方言”。我看到了他的两个见证,看到了方言祷告的大能。我想,我太需要方言了,因为我软弱,我需要。而经上正说:说方言的是造就自己。

  感谢主的恩典我正追求的时候,就蒙神带领认识了一个韩国来的牧师。就这样,到那位韩国牧师来郑州讲道为我按手的时候,我确信自己得了方言了。当时我那高兴呀,好多年没有过了。被圣灵充满后,整个人就像打了兴奋剂。见人都想讲耶稣,有空就想祷告、读经,想看属灵的书籍、文章。整天整天就像泡在圣灵的河里。

  三、信靠主

  身体的症状并没有因此消失,但我里面却充满了力量、盼望和必胜的信心。里面就像加了一台发动机,听见“耶稣”这个名字就兴奋。主啊,我感谢你。写到这里,孩子深深感谢你丰盛的爱和恩典。

  也正是这时,藉着神的带领,一位姊妹介绍认识了一位山东的姊妹,对我说她很有神的带领,让我找她祷告。感谢主,找到她的时候,她很忙,但还是在一周后抽出时间为我祷告。因为相距很远,只能在网上祷告。当她张嘴祷告的时候,我着实吓了一跳。因为我没有告诉她很多,只告诉她胃不好,肚子不舒服。可她祷告出来的话正与我刚刚经历的事情、我的脾气、我的性格完全一样。以至于我听她祷告就像在听神对我说话。因为我身体不舒服,心里烦躁,刚刚跟领导顶了嘴,这并没有告诉她。她祷告一开始就说:“主啊,求你赐张果聆听的耳,受教的心,不要让他再执拗倔强,跟领导同事吵嘴。有时候领导说他,是你藉着他的领导给他说话,求你赐他受教的心,使他领受。有时候领导说他,是魔鬼藉着他的领导想要败坏他,求你使他明白,靠着你的话语抵挡,而不是凭着血气。”长这么大,我也算是第一次感觉神是如此的真实。正如经上说:我们是同受一灵。我所说、所行,神都知道,而且他一直在帮助我,看顾我。祷告完了,我就觉得有力量在我的肚子里上下翻腾,而且肚子也不再觉得沉重了,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个星期。以至于我想:若是这位姊妹能天天给我祷告,也许只需一个星期,不用吃药就会完全好了。只是她实在太忙了,总是没有空闲时间。

  过了一个多月,她再度有时间为我祷告。感谢主的恩典,这一次,圣灵亲自藉着她对我说话:“我的儿子,你不要焦虑也不要紧张,这些原是与你有益的。这是我在试验你的……”。神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真切,那样的充满爱。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我活着的真实意义。他比我们更真实!我想:主啊,我该怎样为你而活。你对我说的话,将成为我一生的动力。我的心激动,能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大。创造天地的主,他在看着我,我一切所经历的他都知道,而且他如此的爱我,顾念我。他为我在地上的生活做了美好的计划,我需要做的,就是能知道他的美意,行在他的计划之中。

  之后的日子,我的面前好像开了一条路,又真又活,使我如此真切体会到“圣灵的感动”。圣灵不断的藉着那位姊妹,或是亲自与我说话,教导我该怎样行。那时候,我忘记了这个世界的智慧。在神面前,我只能照着神的要求去行。这样做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做了,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该怎样生活。因为我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这世界追求的,不是我要的;这世界的智慧,我不能用。如此真切,正如经上说:你们不是属这世界的。

  每天晚上祷告、读经。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泪流满面。听我倾诉的就是圣灵,他那样的好。我错了,他就责备我;我上班了,他就让我工作;空闲的时间,他就让我读属灵的信息。感谢主,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件事他都教导我。以至于我觉得小到自己都不会注意的事情,他都在意。求问他,他就告诉我。如此真实,如此美好。

  最好的教师

  在这段美好的日子,我的睡眠也完全恢复了正常。而且常常做异梦,每个梦都是那么的美好:或是对我自己生命成长的启示,或是对我生命中问题的提醒。

  读经,常常有亮光,常常感动的流泪。圣经上的话,不再是知识,乃是活的,一个个活的真理。也就是这时候,对属灵的知识不断的认识,觉得自己信了十多年的主,也不如这段时间得到的多。很多知识之前都知道,但那只是知识,属灵的知识而已,是死的。现在那些不再是知识,是活的,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晚上时候,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可以大声的方言祷告。因为悟性祷告,我祷告一会儿就无话可说了,所以就常常的方言祷告,方言祷告可以让我整个小时的祷告。如朱植森牧师所讲,又如经上所说,保罗说: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都多。感谢主,祷告到一定时候,就好像“透了”一样,突然之间,眼前就明亮了。好像神的荣光充满了办公室,面前不再像以前有雾一样。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一个晚上的祷告。那天觉得身体特别沉重,腿上像绑了沙袋,什么都不想干。但我知道祷告的能力,我相信只要祷告,这个沉重必退去。于是我就跪在办公室方言祷告。祷告累了,身体还是沉重,我就坐起来为众弟兄姊妹祷告。拼命的祷告。正快祷告完的时候,似乎听到“啪”的一声,好像困在身上的绳子被我挣断了,突然间眼前明亮,屋里充满了光。信心充满了我,我跳起来,浑身轻松,腿脚也不沉重了。我在办公室里蹦呀,跳呀。如此的轻松,如此的喜乐。感谢主的恩典和大能,正如经上说: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曾将你们从埃及地领出来,使你们不作埃及人的奴仆;我也折断你们所负的轭,叫你们挺身而走。又说: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感谢主的恩典,能折断那恶者之轭的正是他大能的膀臂和恩膏。感谢主,因着圣灵的能力,我的里面充满祷告的力量,之前检查出来的肾结石,也未治而愈。

  随着对属灵知识认识的越来越深,我觉得自己里面有个骄傲在不断的膨胀。因为我发现很简单的属灵道理,可是好多弟兄姊妹却不明白。但是神的话是如此的美好,我还是渴慕去读,去明白。这样,里面的骄傲也就不断的膨胀。直到有一天,我觉得这个骄傲不是一个脾气、不是一个性格,它好像是一个活着的,有生命的东西在我里面,而且想要跳出来一样,以至于有时候我甚至想伸手把它按下去。

  我的心里很是奇怪又无奈,我在追求神的话语,怎么骄傲反倒膨胀起来了。正在我犹疑之间,神藉着那个姊妹对我说:有了知识,还要加上与主的联结,否则,知识只是叫人自高自大。感谢主的恩典,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骄傲出来。于是,我开始学习亲近耶稣。

  有一段时间,我的心里莫名的烦躁,想想自己走过的路,觉得自己太窝囊,越想越生气。就这样,这个怒气就在里面成形了。以至于有时候思想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心里却莫名的想发火。一个愤怒在我的里面躁动。我觉得像是自己,又不像是自己。正在无奈的时候,神又藉着那个姊妹告诉我说:那个愤怒不是出于你,它不是从神来的,你有权柄奉耶稣的名斥责它离开你。就这样,神又教导我属灵的争战。感谢主的恩典。从第一次被圣灵充满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我没有再吃过一片感冒药。其中感冒过几次,奉耶稣的名斥责那感冒离开我,感冒的症状就退去了。感谢主的恩典和大能。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2014年底的一次感冒,全国性的。当时我在跟一个咨询公司对量,被那个人传染了。他已经感冒一星期了,还在吃着药。我就奉耶稣的名斥责那感冒,结果大概一个星期,我没吃药好了,之后又过了两个星期,他还在吃药。听他说咳嗽的肺都疼了。感谢主,没有谁能与主相比。他是一位好父亲,又是一位好老师,又像朋友一样的亲切,凡事他都知道,都能教导。

  还有一次回家,我工作累了,靠在电梯门口等电梯下来。我问主说:“主啊,你无所不知,为什么还要试验我的信心呢?你不试验不也知道我的信心大小吗?这试验让我很难受呀。”圣灵突然对我说:“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我着实吓了一跳,一切的疲惫瞬间消失。在电梯门口,我开始手舞足蹈。

  正如经上说:主虽然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你的教师却不再隐藏,你眼必看见你的教师。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所信的道

  从受圣灵的洗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这四年多中经历了很多,有高山,有低谷。但每一件事都有神的美意,都使我更加认识神的爱,神的信实。这几年中,也对我们所信的道有了深刻的认识,深愿能分享出来,使众弟兄姊妹共勉。

  我们所信的道,正如经上所说:就是我们所传信主的道。这道本乎主,主就是这道。以前太多时候,以为我们所信的道就是眼睛所看到的这样,在这个世界信主,聚会,将来可以得上天堂。这样信的不错,只是如果这样信就亏负了主赐给我们的恩典。

  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这救恩是神所赐的,就是耶稣,使信他的都得着义【《罗马书10:4》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使凡信他的都得着义。】信是从哪里来的呢?也是出于神,神所赐的。正如经上说: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马书10:17》。又说: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希伯来书12:2》。这信心是耶稣创始的,也是耶稣成终的。所以离开了耶稣就没有正真的信心。一个牧师说的好:正真的信心,不是你自己的信心,乃是你对耶稣的信心。

  只是雅各书说的“因行为称义”成了多人的绊脚石。这里说的是没有错的,这里的因行为称义指的是信心的行为,也就是因信心而生发的行为,从信心而来的行为。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说明了。雅各书说: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把他儿子以撒献在坛上,岂不是因行为称义吗?罗马书说: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那么亚伯拉罕是什么时候称义的呢?是献以撒的时候呢?是仅仅信神的时候呢?答案是后者。当初神对亚伯拉罕说他的后裔要像天上的星那样多。亚伯拉罕虽然年老,但是他信了,这就算为他的义。在这件事上,亚伯拉罕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信神,就称义了。他是先称了义才献的以撒。他献以撒的行为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信。因为经上说:他以为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他也彷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希伯来书11:19》。因为他信神能叫以撒从死里复活,所以他献上以撒。

  可以打个比方:如果一个人一生信主,爱主,但偶然一次他犯了罪,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认罪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样,他能得救吗?因为他犯了罪,他一直没有认罪。而经上说:认罪,神就赦免你们的罪。感谢主,这样的问题会让很多人为难了。因为他犯了罪没有认罪,更谈不上悔改了。这样主就不要他吗?因为天堂里没有罪人,那里是圣洁的,有罪的人不能到那里去。

  感谢主的恩典,他是得救的。因为经上说: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彼得前书2:24》。主是已经担当了我们的罪。经上又说: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罗马书6:14》。所以信主的人就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了。经上又说:罪的权势就是律法《哥林多前书15:56》。这人既然信了主,就不在律法之下,罪在他身上也就没有权势。这样谁能定他有罪呢?因为经上说: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马书3:20》。可他已经不在律法之下了。可见,他虽然没有认罪,他的罪已蒙赦免了。是怎样赦免的呢?如经上说,是他信耶稣的时候,耶稣就担当了他的罪。而且不但赦免了他的罪,还使他因信得着了耶稣的义。

  可见人得救,不是因着行为,乃是因着信。信心和行为是需要怎样的平衡呢?要先有信心,再有行为,行为是从信心生出来的行为。一个没有信心的人不可能有好行为,即使做出来好的行为,在神看也是污秽,因为经上说: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以赛亚书64:6》。又说: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罗马书14:23》。

  信心的创始成终者既是耶稣,我们要有信心,就必须认识耶稣,更多的认识耶稣。更多的认识耶稣,我们就更有信心。一个不认识耶稣的人,他的信心是虚的。及至为主造了患难,也许就退后了。

  我们现在的教会还需要更多的讲道,是讲“道”,讲“耶稣”。因为只有耶稣才是真道。如果太多的讲让人行好,让人做好事,这原是好的,只是这不是当初的道。因为其他很多的宗教都在讲叫人学好,行好,叫人有爱心。我们若只讲这个,信的也是这个,那与其他宗教有什么区别呢?我们的道是因信称义的道。保罗当初讲道被人打,为什么?因为他说:人不用固守教条,只要信耶稣就可以称义,就可以上天堂。这个道理是个新道理,不合众犹太人的心,所以打他。经上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马太福音5:20》。怎样使我们的义胜于法利赛人的义呢?我们难道要知道当初法利赛人怎样行义吗?这样我们就无法得救了,因为我们无法完全的知道,即使完全的知道,谁能完全的按他们的规条遵守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信耶稣,使我们得着耶稣的义。因为耶稣的义远胜法利赛人的义。主说: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可是世人哪,谁能拍着胸脯说自己不欠任何人的。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就是耶稣。唯有我们在他里面,我们就还清了一切的债,因为他本为义,尚且为罪人死。

  至于律法,经上说:因为我们属肉体的时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恶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以致结成死亡的果子《罗马书7:5》。可见,若是我们活在肉体中,不是活在灵里,恶欲就会因律法而生。律法本是好的,但恶欲却因他而生。经上又说:然而罪趁着机会,就藉着诫命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头发动,因为没有律法,罪是死的。我以前没有律法,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罗马书7:8-9》。可见,如果在律法之下,罪就会藉着律法叫诸般贪心在里面发动。没有律法,罪是死的,我们是活的;及至律法来了,罪又活了,我们就死了。因为罪藉着律法做王叫人死。但经上记着说: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翰一书5:13》。可见我们不在律法之下,罪也不能做我们的王。我们有一位王,就是为我们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

  这就是我们所信“因信称义”的道。

  至于我们在地上一切所经历的,都是为要成就神的美意,荣耀神的圣名。如经上所说,因他对摩西说:“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马书9:15-16》。又说:万务都有定时。我们在地上只当尽自己的本分,做成主要我们做的,我们就得着大赏了。在神面前,我们能说我们可以做什么呢?经上说:还有利百加,既从一个人,就是从我们的祖宗以撒怀了孕,(双子还没有生下来,善恶还没有作出来,只因要显明神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神就对利百加说:“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正如经上所记:“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罗马书9:10-14》?在神面前,我们能听他的话,能做他要我们做的,他就满足了。因为天下万有都是他的。他想怎样就可以怎样,他饿了不用我们给他吃的,他渴了不用我们给他喝的。他说:我不从你家中取公牛,也不从你圈内取山羊。因为树林中的百兽是我的,千山上的牲畜也是我的。山中的飞鸟,我都知道;野地的走兽也都属我。我若是饥饿,我不用告诉你,因为世界和其中所充满的都是我的《诗篇50:9-12》。阿们。父啊,我感谢你。世界和其中所充满的都是你的。

  我们能够活着,能够认识他,再没有比这更大的福了。有很多人指望得着永生,却没有得着;有很多人指望得着真理,却不认识真理;有很多人苦苦追寻,终其一生,也不明白。正如经上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要使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以赛亚书6:9-10》。但我们却是看见、听见,又明白的人。主为什么让我们明白呢?不是因为我们行的好,更不是因为我们聪明,乃是因为神的怜悯,神的拣选。在创世以先,我们已经在他的计划里。如此说来,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感恩呢。

  我们怎样行出神要我们行的呢?首先就要明白他要我们行什么。要做到这点,需要明白圣经的教导,更要与主建立亲密的关系,时时体贴圣灵的心意。这样,人就不能仍在罪中。因为神是圣洁的,人非圣洁就不能见神的面。但我们是圣洁的,可得以见神的面,如经上说:我们众人既然倘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反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哥林多后书3:18》。倘若我们信道而不行道,就像人对着镜子看自己本来的面目,看见,走后,随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雅各书1:23-24》。何况我们受了如此洪恩,又蒙了所赐之义,怎能不为此荣耀神呢。神喜悦我们行义,不是因着惧怕神而行义,乃是因着爱神而行义。

  生活在这个恶者掌权的世界上,经上说:不犯罪的义人实在没有。但是我们若是不由衷的犯了罪,经上说:我们认罪,主就赦免我们的罪。又说:我也不定你的罪。但我们总不能以此成为犯罪的理由,沉浸罪中而不自知,因为罪必带来苦果,就是在基督里也是如此。这苦果不是律法的刑罚,因为我们已经不在律法以下。这苦果乃是来自主的恩典,主的爱,叫我们知道什么是讨他喜悦的,好叫主基督再来的时候,使我们可以得着称赞、荣耀、尊贵。

  得胜的旷野

  我被圣灵充满大概两年多的时候,那位一直帮助带领我的姊妹不再为我祷告了。我知道这里有神的美意,但我却觉得很无助。因为随着时间的过去,曾经身上浓厚的恩膏慢慢褪去,我不再像以前可以轻而易举的听到圣灵的声音,不再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感动。

  失去了带领我觉得自己就像失去了方向,前面的路,我不知道该怎么走。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走丢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身体好了很多,只是肚子还会偶尔不舒服。因曾经看病,医生没有给我太多帮助,神又曾对我说:不要再找人,乃是来依靠我,相信我,跟随我,从我这里得着一切。所以从那以后,我没有为此再找过一次医生。不舒服的时候,我就自己买瓶中成药吃,但这样总是反反复复。失去了生活方向的我,也失去了快乐。常常一个人郁郁闷闷,叹息这世界,叹息自己,叹息经历的一切。

  我明白让我如此消极的,就是那看不见的仇敌,但是我无能为力。神曾对我说:不要厌烦这个争战,在地上就是过争战的日子,这个争战是直到天家的日子。但是我觉得我无力争战。直到有一天,神在梦中对我说:“……你需要其他人的帮助”。

  就这样,我在期待中等了很久,等候那个“其他人”。终于有一天,蒙神带领我认识了另一位姊妹。她教导我如何听神的声音,如何看异象,如何与那属灵气的仇敌争战。失落的时候,她鼓励我;沮丧的时候,她为我祷告。圣灵的话语总是能给我信心。就这样,我的信心重新被建立。

  经上说:叫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经过近几年反反复复的刚强软弱,我明白了这句话的重要性。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努力保守自己的信心。这信心,总使我得胜。

  2016年底的一天,我突然厌烦了吃药。我说:主啊,这好几年了,我实在不想吃药了,什么药我都不想吃,求你完全医治好我吧。如此,我邀请那位姊妹为我祷告,神让她告诉我说:我里面有两个鬼,一个胃疼痛的鬼,一个生闷气的鬼,要奉耶稣的名把它赶出去。于是我开始奉主耶稣的名赶逐这两个污鬼。赶逐一个星期后,所有的疼痛就离开了。以前常常胃凉,那疼痛离开后,胃凉也消失了,消化完全恢复了正常。感谢主的恩典,从那天开始到现在,我再没有为我的消化系统吃任何一片药。

  工作环境总是不断变化,但神总是我不变的坚定依靠。我深知自己的软弱,但靠着主,我就凡事都能。因为我知道,那看不见的仇敌在他以下,能看见的世人也在他以下。

  神恩待我,这几年来,不但身体得到了完全的恢复,也在精神、生活、工作等各个方面祝福我。他使我脚下的路平坦,使我脚下的地步宽阔;他开拓了我一切的疆界,使我所行的尽都亨通。如经上所记:他教导我的手能以争战,甚至我的膀臂能开铜弓。他把他的救恩给我作盾牌,他的温和使我为大。

  天父啊,我感谢你,感谢你丰盛的爱和恩典。

  十字架的路

  经历了这么多,有时候还是会软弱。毕竟我们现在在世上仍带着软弱的肉体,又有仇敌魔鬼遍地游行、窥探,为要败坏我们。但我们可以放心,因为主已经胜了世界,万有都在他的权下,他必能保守我们到底。

  我们所信的道是信心的道,我们所走的路是十字架的路。既是信心的道,就不是现在肉眼能看见的;既是十字架的路,就必遇见艰难险阻。但主给了我们应许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因为我已经胜过了世界。又说:我的恩典够你们用的。感谢主的恩典,他是不误事的神,我们所做,所行,所想他都知道,何况他藉着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又差天使四面环绕我们,免得我们的脚碰在石头上。主已经爱了我们,谁能拿我们怎么样呢?

  所以,我们各人当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主,按主的旨意行完主要我们在地上的行程。对此,主给我们的应许是美好的,为叫我们得着所应许永远的产业。况且,在地上还有圣灵帮助我们。我们只要坚定自己,相信他,依靠他,跟随他,他必带领我们走那美好的路,打那美好的仗。

  感谢主的恩典,有这位全能、全智的教师和主的话与我们同在,靠着他的恩典,我们必得胜有余。

  愿颂赞、荣耀、智慧、感谢、尊贵、权柄、大力都归与我们坐宝座的神和主基督,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一位姊妹病危时的呼求与感恩。
Copyright © 基督教音乐网站 2004-2017 
让赞美从四处响起! - 基督教音乐网站 - 基督教歌曲耶稣歌曲歌谱赞美诗歌免费试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