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牧养栽培
当前位置:首页 > 福音 > 牧养栽培

做主所要做的

时间:2017-08-26 10:10:12   作者:王国显   来源:作者原创   阅读:16   评论:0
内容摘要: 腓利门书表面上来看,好像是一个在弟兄们中间处理一些关系的问题,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很深的生命的功课。因为在里边,一面是显明神儿女在基督里合一的见证,一面又是一个非常宝贝的属灵的功课。所以我们提到,在书信里很多时候好像是对个人说话,但你看进去的时候,你又看见圣灵......

 

 
 
 
 
        腓利门书表面上来看,好像是一个在弟兄们中间处理一些关系的问题,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很深的生命的功课。因为在里边,一面是显明神儿女在基督里合一的见证,一面又是一个非常宝贝的属灵的功课。所以我们提到,在书信里很多时候好像是对个人说话,但你看进去的时候,你又看见圣灵是向众人说话,并且个人所学习的,或者说个人所经历的,也就是众人所学习所经历的。
 
        我们继续往前面再看,当圣灵用着保罗指出歌罗西的弟兄们一些属灵上的学习的时候,腓利门在这一封书信里,是一个重点的人物,但是还有许多与他在一起的弟兄们,也同样的被圣灵提出来,但那重点仍然是放在腓利门身上。腓利门可以说是一个代表,但又不是完全的代表。或者我们用另外一个词来说比较准确一点,腓利门可以说是一个典型,但不仅他是这样,在歌罗西的弟兄姐妹们,跟腓利门也同样活在那个属灵的实际里面。
 
        作在主所要作的
 
        在这里有一个秘诀,我们上一次特别提了,他们所作的,都是向着基督来作的,作在主的面前,向着主来作。我们中文圣经把它翻成“为着主来作”,当然,能为着主来作也是很好,但是不如原来的意思那样准确和明朗。因为你为着主来作,有些时候,我们只是嘴巴上说的话,但事实上我们所作的,并不是主要作的。也许我们的心思是要为着主来作,但是实际上面,主说,这个我根本就不要作。原来的意思就说得很清楚,他们所作的一切,乃是“向着主来作的”如果说得更透彻一点,他们所作的是作到主那里去的。
 
        弟兄姐妹,这是很重要的,你要作到主那里去,首先的一件事,你必须要知道你所作的是主要作的。其次的一件,在你所要作的时候,你是要按着主的方法去完成的,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点。因为我们说为主来作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准确的包括这样一种心思和态度。感谢神,腓利门和歌罗西那里的弟兄姐妹们,他们在神面前活着,是持定这样的一种心思和态度,他们一面是向着主来作,一面是作到主那里去。换一句话来说,他们所作的一切,是完全为着满足主的等候,所以刚才我说,在他们没有作以前,他们就先要有把握知道主要作什么?
 
        我不大喜欢中文把它翻译作“为主”,当然,如果真实的说,为着主来作,也是很好,但是现在“为着主来作”这一个词给人用得很滥,好像什么事情只要你说过,“我是为着主来作的”,就不是的也成为是了;不对的也成了对的;主所不要的,也成了主所要的。如果我们是被带到主的光中,就发觉这样是不成的,当我们在主的面前寻求k喜悦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先知道,主要的是什么,这样我们才能向着k去作,也作到k的面前去。
 
        也向着众圣徒活
 
        感谢赞美我们的主,腓利门和在他家里的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他们学到这个功课,他们所作的都是向着主去作的。不仅是这样,还有底下所提到的,我们中文就翻成“因众圣徒的心从你得了畅快,”保罗也在这里说,“我因着你的爱心大得喜乐,也大得安慰”,原因在什么地方呢?一面是因着他是向着主去作,同时也是向着众圣徒来作。弟兄姐妹你特别注意这一点,保罗在这里说,他喜乐,他得安慰,乃是因着腓利门向众圣徒敞开他的自己,他自己供应了众圣徒。或者说,他成为众圣徒的喜乐。说得更具体一点,他又成了众圣徒的安慰,他成了众圣徒的扶持。
 
        在这一点上,我想弟兄姐妹你看到有一件非常宝贝的事情,你留意腓利门的宝贝是宝贝在什么地方呢?他在弟兄们中间所作的,不是因着他和那些弟兄或姐妹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地位、或者说情形,乃是因为他们是弟兄,所以保罗在这里说,“你向着众圣徒”。弟兄姐妹留意,一提到“众圣徒”的时候,就是包括了所有的弟兄姐妹,不是只有弟兄姐妹当中的一部份。我们把他扩大来说,我们必须看见这样的一件事是有一个基础,如果没有领会这个基础,那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学习的。
 
        今天早晨有一个姐妹从美中那一边挂个电话来,她就跟我提起,因为前一阵子,我给他们介绍一些弟兄到他们那里去有一点交通,但是那些弟兄不能完全照着他们所安排的时间在那里,所以今天她挂个电话来说,除了那位弟兄,还有没有另外的一些弟兄可以介绍给他们。我说,“你们为什么那么紧张?”她就说出一件事来,因为他们这些年间也在一些大陆来的人中间作了一些工作,有一些人也信了主,但是慢慢就发生一些情形,那些从大陆出来的弟兄姐妹们,跟从台湾来,从香港来或者本地的弟兄姐妹们中间不容易调在一起,所以他们这一次就准备安排一些聚会,特别用一些有中国大陆背景的弟兄姐妹们来给他们交通。然后她就问我,她说,“在你们中间一些从中国来的弟兄姐妹们,有没有这样严重的情形?”我说,“好像我们中间没有发觉这一个,不过我们中间从中国大陆来的弟兄姐妹也不是很多。”当时她就问我,说,“你们怎么教导那些弟兄姐妹,怎么样可以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步,不产生这种难处?”我就很坦白的告诉她,说“如果没有看见基督的身体,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领会教会的真理就是神作工的目的,人就非常容易停留在工作上面,如果人是停留在工作上面,只要有工作,就可以解决良心的问题,所以不必管在主面前合一的要求。”
 
        弟兄姐妹,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如果没有看见主的心思,你要叫一些人能毫无保留的脱离人的背景,和人属地的关系,那是没有基础的。在腓利门书里,我们也看到这一个。如果从这里所提到的话语来说,腓利门和弟兄们能向着众圣徒敞开,在这一个事情显明以前,他们是先把自己摆在一个完全向着主的那个位置上,他们先是建立一个这样的心思,建立一个要满足神的定意的心思,然后才活在神的儿女们中间。
 
        弟兄姐妹,如果没有看见主的心思,你怎么能要求他和弟兄姐妹们当中没有间隔呢?我就是和这些弟兄姐妹们有共同的言语,当然我们也是常在一起,我跟这些弟兄姐妹们有相同的经历,我们很容易就谈得拢,所以我们就常在一起。弟兄姐妹们,如果我们不是被带进基督的身体里,这样作是绝对是有理由的。但是神的救恩是把我们带进到基督里,既然进到基督里,一切就是要学习根据基督,而不是根据基督以外的人、事、物,包括人的自己来影响。我们感谢赞美主,腓利门书虽然是短短的一封书信,里面却是交通一个非常宝贝的属灵功课的基础,叫我们能看见,我们一切的动作,先是向着主,然后也就向着神的众圣徒。
 
        在身体里接纳肢体
 
        说到这一点,我们常常说,求主给我们有一个更大的度量,大到什么的地步呢?大到像主一样。具体的来说,我们固然能和我们常在一起的弟兄姐妹们,彼此中间没有任何交通上的阻挡,我们并且能大到一个地步,有许许多多我们从来不认识,也没有见过的弟兄姐妹们,我们也能把他们接进我们的交通范围里。弟兄姐妹也许就会问,“你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跟他碰在一起,你怎么能和他交通?”弟兄姐妹,我不是说具体实际的交通的经历,我是说我们的度量,虽然一些弟兄和姐妹,你没有见过他,你也没有机会跟他在一起,假如有一个机会,或者是弟兄姐妹碰在一起,你怎么接受他或接待他?
 
        按着一般来说,我也不认识你,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我管他干什么?但是主话语的光却是给我们看见,你们是同在一个身体里,你们是同在一个身体里面作肢体。既然是作肢体,就不在乎你认识或者不认识,碰过面或没有碰过面,而是在乎我们有没有看见我们是同在一个身体里。那意思就是说,我们接受弟兄姐妹们,或是接纳弟兄姐妹们,是从我们的度量那里先开始。我们的度量是不是像基督一样大呢?如果我们的度量是跟基督一样大,在弟兄姐妹们的交通接纳上面就没有难处。如果我们的度量没有主那样大,我们定规是有许多事情把我们限制,或者我们是曾同在一个聚会里,或者我们是老同乡,或者我们是老同学,或者我们是老相识,有许多这些关系把我们限制着。我们不否认这些的关系会把我们带进一些比较紧密一点的交通,但是如果我们从属灵的功课上面去学习来留意的话,我们实在不能让这些事物来影响着我们。
 
        从腓利门书上,我们非常明确的能看到这一点,如果腓利门不是先向着基督,他就没有条件可以向着众圣徒。他向着众圣徒以前,他是先向着基督。我们感谢神,这一个生命的功课,不是腓利门个人和与他在一起的弟兄姐妹们所独有的,因为既然是生命的功课,那就是基督是怎样,属基督的人也该是怎样。我们很明确的看见,在基督里,神的儿女们是彼此敞开的。不会向肢体敞开的,我们也可以说,这个人也定规不是向主敞开的。我们没有办法能接受一个人说,“我向主是敞开的,但是我向弟兄姐妹们,我是敞不开的。”如果不能向弟兄姐妹们敞开的,定规他也不能向神敞开,这是在腓利门书里面给我们看到的生命的功课。
 
        向弟兄敞开的原则
 
        另一面,向弟兄姐妹们敞开这个方向是对的,但是向着弟兄姐妹们敞开,也不是没有原则的。你不能说,因为是弟兄姐妹们,我就可以在他们中间放肆了,弟兄姐妹们所有的就是我所有的,弟兄姐妹们的一切也就是我的,你就在弟兄姐妹们中间可以放肆一下。如果有这种光景,这是十分不应该的。你说箴言书上的一节经文说,“没有异象,民就放肆”。他可以放肆,乃是因为他没有看见异象,但我看见身体啊。这些话听起来好像是对,但事实上完全不准确,因为当你真的看到身体的时候,你就看见身体不是没有规律的,身体有身体的规律的,不是说因为在身体里,我们就可以随便。很多年前,一次我跟一个弟兄有点过不去,为着什么事情过不去呢?那时候我们都很幼稚,一个弟兄从远方来,这个弟兄也实在有一点属灵的恩赐,所以来到我们中间有一些交通的时候,也实在叫弟兄姐妹得了好些供应。这个弟兄有一些难处,他就觉得我是弟兄,是从北方来的,又是从远方来的,又是把一些神的恩典带到弟兄们中间来,所以他在弟兄姐妹们中间,就不大守地位。在我们中间有一个年长的姐妹接待他,那个年长的姐妹有一个女儿,女儿还是年青人。这个弟兄,他每次到这个姐妹的家,他就好像把老姐妹的家作为他自己的家。当然我们也常常说,“弟兄姐妹到我家里来的时候,你就当作自己的家。”这个也是对的。但是被接待的人,你自己也该有点分寸,弟兄们这样说话,乃是说,“你不必拘束,你是很自由的在这里生活就是。”
 
        但这个弟兄真有意思,他说,“既然是我的家,我就在这个家里头作主人。”具体的情形我不说了,我是提一件事情,他到了这个家,他觉得很累,他就跑进老姐妹的女儿房间里去睡觉,这就有点不大合宜。当时我也幼稚,我就觉得,既然是弟兄姐妹们,就可以不必拘束那么多,他既然疲乏,他要歇就歇了。但是另外一个弟兄,他是比较严谨一点,他说,“怎么可以这样?”所以他就很多意见,他要我找那个弟兄来跟他说话,这个弟兄是比我稍微年长一点,我就对他说,“弟兄姐妹嘛,度量扩大一点。”他就说,“弟兄姐妹们也得有一定的界线在那里,交通是可以没有拘束,生活一定要有界线。”我那时说,“他是比较年长的,这个事没有什么太过不去”。结果这个弟兄就火了,我那时年青,他更年青,他就火起来,他说,“他是你的弟兄,他不是我的弟兄,你护着他干什么?”所以两个人当时几乎吵起来,不过没有吵成。好多年过去了,我回头来看,我不得不承认,我在那事上不准确,那一个弟兄的动机也许不一定很准确,但是他所提出的问题,却是值得注意。
 
        我们感谢主,神是把我们放在身体里,但身体里有身体的规律,身体里也有身体一些正常的安排,正如手就是在手的位置,你不能把手放在脚那里去,对手说,“你的位置在那里,”所以有一定的位置。鼻子就在鼻子那里,你不能把鼻子拿到背后。所以不是说,因为在身体里,很多事情就可以随便,可以乱来。我说了这许许多多的话,乃是为了要引进保罗在这里给我们所看见的一个非常宝贝的榜样。
 
 
        合宜的活在肢体的关系里
 
        从第八节开始,弟兄姐妹留意保罗,我们读下去就知道,保罗要为着阿尼西母向腓利门交通一些话。我们也晓得,保罗叫阿尼西母回到腓利门那里去,是要叫他去对付他的亏欠,所以保罗就先跟腓利门交通了一些话。我们感谢神,你看到一件事情,从第八节开始,你留意保罗在那里怎么说。他说,“我虽然靠着基督能放胆吩咐你合宜的事,然而像我这有年纪的保罗,现在又是为基督耶稣被囚的,宁可凭着爱心求你。”弟兄姐妹留意这里,保罗说,他有好些资格来告诉腓利门该怎么作,但是保罗说,“我不愿意这样作,我是愿意在生命的交通里面,看见你该怎么作。”保罗说,“我吩咐你去作,我绝对有这个资格,但是我不甘心这样。”
 
        我们先来看看,保罗究竟有些什么条件,第一,他说,“我藉着基督能放胆吩咐你”,这是第一点,“我藉着基督可以有胆量,有勇气,毫无保留的告诉你。”弟兄姐妹们,你先注意这里,我们中文把它翻成,“藉着基督能放胆吩咐你”,也不是最好的翻译,我想,最准确的翻译是这样,“我虽然在基督里能放胆吩咐你”,弟兄姐妹们,一提到在基督里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宝贝的恩典,并且一进到基督里的时候,人与人中间就不可能有什么的间隔,因为一进到基督里,人所有的区别全都停止。因为一进到基督里,所有人都是在那里享用基督的所有,既然是享用基督的所有,人与人中间一切的难处都没有地位存留。
 
        所以保罗说,“虽然我在基督里,我是可以放胆的来吩咐你。”这个在基督里的地位,是把神儿女中间所有的间隔,所有的难处都完全的取消掉。保罗说,我现在不是跟你站在朋友的地位上来说话,我也不是站在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上,比方说,“我是神的工人,你是歌罗西地方上的一个年长的弟兄,现在我就站在一个作工人的地位上,或身份上,来告诉你说,你该如何在这个地方上显明基督的所要,”保罗不是这样,保罗说,“虽然我在基督里,我有权柄这样作,”事实上他也的确有权柄可以这样作,这是保罗第一个条件,或者说他第一个资格。
 
        其次,保罗现在告诉腓利门所要作的,乃是“合宜的事”,或者说是“该作的事”,或者说是“不能推辞的事”,你作就对了,你不这样作就不对了。如果从事实本身来说,“这是你绝对要接受的,我说,你要接受,我就是不说,你也要接受,因为这一件事情是对的事,是在神眼中看为非常明确的事。”我们感谢主,这一件事,不是坏事,是好事。但是问题在这里,这一件事是对的,也是好的,但是这一件事会碰到你心里的一些伤痕。既然是这样,你能不能接受呢?你能接受,那是一件好事,你不能接受,也不能改变它是一件好事。问题就在这里,保罗说,我可以吩咐你说,你应当这样做,因为不管你怎么来看这件事,这件事在主的眼中看来是对的事,这件事情在主的眼中看来,是k所看为正的事,这是第二个资格。
 
        第三个资格,“像我这样有年纪的保罗。”用我们的话来说,是年长的弟兄。像我这个年长的弟兄,现在告诉你这样,这样,因着我这个年长的地位,你也得要听。弟兄姐妹你看,保罗在这里说到,他要跟腓利门提到那些事情,他有非常多的基础来让腓利门接受他的交通。
 
        还有第四个,他说,现在我用“为着基督耶稣被囚的,”开头的时候我们已经提到,这个不是为主被囚,乃是被主囚起来。保罗说,“我是年长的,但是我又是被主囚起来,主既然在我身上作了这个囚禁的事,你应当看到,为什么我会被主囚起来?乃是因为我不顺服主,因为我觉得,我有道理要走我要走的路,但是我却是为着主的,”弟兄姐妹们,这就是刚才我一直说来,为什么我不大喜欢用“为着主”这一个说法。我们都知道,保罗那一次上耶路撒冷,他的确是为着主,我是说他的心思的确是为着主,只是你心思是为着主,但事情却不是主要作的。可是保罗坚持他自己以为合情合理的事,他就去了,结果主就把他囚禁起来。现在保罗在这里又说,我现在又是主所囚禁的一个人。就是说,腓利门你看见我现在的光景,你就晓得,如果你不按着主的心意去作,你也会,说严重一点,有一天你会被主囚起来。
 
        弟兄姐妹你看,保罗在这里,提到四方面,他绝对有权柄去吩咐腓利门作他应该作的事。感谢神,在这里你看见保罗,他不用这些人以为是优越的条件,虽然我们都在基督里,虽然我现在告诉你要作的事情是准确的事,我又是一个年长的弟兄,并且在我的经历上面,你也看见如果你不跟随主的话,你会接受主怎样的对付也好,鞭打也好,造就也好。我们实在感谢主,从这几句话里,我们就看到,神的儿女们在神面前生活、工作、处理事情的一个非常准确的心思。
 
        不能忽略在生命中学习
 
        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常常会落到这样一种光景里,我们看到一些合情合理的事,我们很容易就站在一个这样的地位上,去要求弟兄姐妹们来跟随。因为这些跟随是合情合理的,我们很自然的会产生一个“我现在是在真理里来要求你跟随”,用人的话来说,我是以理来叫你服。但是在这里你看到保罗,他有理,但是他不用理去要求人,他按着圣灵的带领,把人带进生命的学习里。也就是说,虽然是合情合理,若不是从生命中活出来,人所作的,只不过是一个道理,而不是活出基督。或者说,你不是让基督从我们里面活出来。
 
        弟兄姐妹,我们承认,我们常常会落到这样一种困扰里而不能自拔,我们就是看见,有理,有理,但是圣灵在这里却给我们看见,不能光是有理,必须加上生命,必须加上让主在我们身上有路出来,叫那合情合理的事能作成,不是单单因为合情合理,乃是因着我们里面有这样的一个催促,是很自然的把我们里面的光景显出来。所以弟兄姐妹看到,保罗在这里有四个资格可以很敞开的跟腓利门交通阿尼西母的事,但是保罗说,“我不用这四个资格来与你交通,我是宁愿在爱里面来求你。”
 
        弟兄姐妹们你晓得,在这里说,在爱里向你有所求,这一个就是生命的功课。对保罗来说,是一个生命的功课,对腓利门来说,也是一个生命的功课。对保罗来说,保罗放弃他的情和理,他回到生命中让腓利门也看见他该如何来明白,接受,处理这一个现在成了弟兄的阿尼西母。对腓利门来说,也是一个生命的功课,因为弟兄姐妹晓得,按着人的习惯、律法、传统,阿尼西母是不能给原谅的,阿尼西母的结局只有一条,如果不是被打死,就是被监禁起来。
 
        现在保罗告诉腓利门说,现在就是考验你生命的时候。现在这里有一个人,你绝对有权利把他处死,你也绝对有权利,按着你自己的方法去处置他,就算你怎么残酷的来对待他,别人都不能说话的。但现在这个人是你的弟兄,你怎么对待他?你是跟着人的习惯、传统、律法来处置他?还是你回到生命中来看他是弟兄,你要接纳他。弟兄姐妹们,这就成了一个生命的功课。因着这个生命的功课,乃是根据另外一个生命的功课而引发出来的。
 
        保罗现在打发阿尼西母回到腓利门那里去,打发他回去干什么呢?你说,让他带歌罗西书书信到歌罗西教会,同时也带老底嘉的书信到老底嘉教会,当然也是把腓利门书带过来。但弟兄姐妹你很清楚的看见,阿尼西母回到歌罗西,绝对不是因为只是为了带信。很明显的,你看到是保罗要他回去,跟腓利门去解决人的亏欠的问题。神的话很清楚告诉他,“凡事都不可亏欠人。”在旧约的利未记上面,那赎愆祭的部份很清楚的给神的子民看到,不可以亏欠人,如果亏欠人,就必须要处理清楚。所以阿尼西母虽然成了弟兄,但不是因为他成了弟兄,所以他对腓利门的亏欠就一笔勾销了。
 
        人在神面前的罪,因着人的悔改、回转,神可以赦免。但是人在人中间一些亏欠,却不因为神的赦免,也同时的被勾销掉。所以我们读旧约的时候也好,读新约的时候也好,我们都看到这样的一个原则,有亏欠就必须要偿还。新约就说,“凡事都不可亏欠人”。我们感谢主,保罗让阿尼西母回到歌罗西,很明确的一件事情,是让他去处理掉与腓利门中间一些亏欠的事。现在保罗打发阿尼西母回歌罗西,按着人来看,阿尼西母就接受一个不可知道的命运。他可以是平平安安,但他也可以是非常的悲惨,这是一般的结局。因为按着人来说,腓利门有这个权利去处置他,但是腓利门当然也可以赦免他。只是事情还没有到结局的时候,谁能知道结局呢?所以这是一个不可知道的情形。
 
        保罗打发阿尼西母回去,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保罗不打发他回去可以不可以?对保罗来说,保罗也有理由可以不打发他回去,因为上面他跟腓利门说到那合宜的事,起码包括两方面的事。一个就是,现在阿尼西母是弟兄,你必须要赦免他,第二,我不叫阿尼西母回去,但是我告诉你,我要留下阿尼西母替你来服事我,因为我现在在受监禁的时间,很需要有个人来替我在日常生活里有一些安排。我相信我对你提出这个要求,你不会拒绝,所以我就把阿尼西母留下来。
 
        生命的操练不等同宗教的规范
 
        但是保罗不看这一个,虽然他可以这样做,但是他看作要紧的一件事,他需要阿尼西母在神面前,在神儿女们当中,作一个清洁、良心没有亏欠的人,所以他就叫阿尼西母回到腓利门那里去。弟兄姐妹们,很明确的给我们看见,这是一个生命的功课,这是一个生命的学习。这个不是一些道理的实行,如果只是一些道理的实行,那只是一个宗教。并且说实在话,按着宗教的要求来作这些事,阿尼西母就不会接受这个差遣。腓利门也不一定要接受这样的要求,甚至保罗本人,根本就不需要作这件事。
 
        弟兄姐妹你看到,在神儿女们中间,神所看重的乃是生命的学习,我们常常说,“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算了吧!”但是主给我们看见,不是时间可以把人的亏欠磨掉的。在神儿女们中间,如果有亏欠的事情,必须正面的去对付,为的是要我们在主面前活得准确。我们在神面前活得正直,这样就可以让主在我们身上要显出来的时候,不受到阻挡。我们感谢赞美主!
 
        作在甘心里
 
        所以你看到保罗跟腓利门交通到这些事的时候,保罗说,“我宁可凭着爱心求你。”然后在十四节那里,你又注意到一件事,“我没有征求过你的意思,我就不愿意这样作,这样就叫你的善行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弟兄姐妹们,你注意这里,保罗按着上面我们所提到的,他绝对有资格,也有理由,作了就对腓利门说,“我要这样作,我相信你不会反对。”但保罗说,“我不愿意这样作,我愿意你作,是甘心作在生命里面,不是作在勉强里”。“你用你使徒的权柄来压我,我不答应也不行。”保罗说,“我不这样做,我不愿意这样,我是愿你所作的一切,实在是从生命里边出来的,不是因为生命以外的其它原因来作。”
 
        我感觉在这里,圣灵用保罗说了一件事,是非常非常宝贝的,甚至是打中我们的痒处的。是什么呢?弟兄姐妹你注意,我们中文圣经是这样翻,那是十四节,“叫你的善行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原来的意思乃是说,“叫你这样作,不是出于需要,乃是出于甘心。”弟兄姐妹,这是我们常常在属灵学习上出毛病的地方,许多时候连我们祷告的时候,也有意无意的把这样的心思祷告出来。弟兄姐妹,神在我们身上作工,从来不是根据我们的需要。但在我们的想法里,我们就觉得我们的需要,神要来替我们解决。但是一个很明确的事,神作工不是根据我们的需要,乃是根据k的旨意。
 
        当然,神的旨意会解决人的需要,但是我们不能翻过来,把人的需要作为主题,然后要神的计划来配合。在属灵生活的操练上面,我们必须求神给我们看到这个点,我们一切的追求,不是因着我们的需要,乃是因着神的旨意。绝对是这样,在具体碰到生活实际的时候,我们也看到这一个,我们不是根据需要来决定我们的脚步,乃是根据我们里面的带领。我们是根据里面的带领,来活出神的旨意和心思,而不是根据外面的一些需要而决定我们的脚步。
 
        碰到保罗提到阿尼西母这一件事,我们就看得很清楚,保罗求他饶恕阿尼西母,接纳阿尼西母,腓利门没有理由拒绝。但是他不拒绝,不等于他一定是很甘心。圣灵在这里藉着保罗提醒他一件事,这一件事情,你必须是作在里面,不能作在外面。你要赦免阿尼西母,必须是你里面赦免他;你接受阿尼西母,必须是你里面接受他。你不能因为我保罗提出这样的事,你无可奈何,你就接过来,这样,你作了等于没有作。
 
        因为保罗提了出来,对腓利门来说,他有一个需要,他要听保罗的话。保罗说,“我不要你听我的话,我不要你感觉是我需要你这样作,所以你就这样作,我要让你晓得,你这件事是作在主的面前,正如你过去所作的一切,都是向着主,现在这一件事,更要作在主的面前,更要向着主来作,不是因着外面有需要,有压力,你非这样不可,你必须是从里面出来,这样你就作对了。”
 
        我们感谢主,这是新约里一个很重要的生命的功课的操练,保罗当时因着阿尼西母和腓利门的交通,我们几乎可以说,完全是围绕这一个作中心。我们感谢主,我们看到腓利门书的时候,我们也求主给我们看见这一点,不是只是处理外面的关系,而是要确立里面与主的关系。因为如果不是从里面与主确立那准确的关系,外面的事作得最好,最美,在神的面前也没有什么属灵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 王国显《基督耶稣的精兵──腓利门书读经札记》
 

  


Copyright © 基督教音乐网站 2004-2017 
让赞美从四处响起! - 基督教音乐网站 - 基督教歌曲耶稣歌曲歌谱赞美诗歌免费试听下载